百世莫忘伤仲永,我们该如何期待《黑神话·悟空》

分类: 手帐杂谈 | 0

​​近日,一款国产单机动作游戏13分钟的实机演示视频在各大社交软件及媒体版面刷屏。视频于B站发布后,迅速收获2400多万次的播放量,这团异军突起的流量黑洞,炸开的是游戏业出圈的火爆。

《黑神话·悟空》的惊艳现世,无疑是为国产单机游戏荒漠注入了一源活水,在国内一致“国产之光”的交口称赞下,国外的相关视频也获得了不少业内人士的期待和赞叹。

或许正如主创事后的微博所言,“我知道,你们只是刚好有点压抑”。《黑神话·悟空》的出现,打破了国内玩家多年以来对国产优质单机游戏的期待壁垒,从而造就了万人空巷的全网狂欢。

诚然,13分钟高潮迭起的实机值得玩家为之欢呼喝彩。但狂欢过后,热度日渐消弭的当下,我们是否需要冷静看待这款尚在襁褓的游戏?

从各方消息来看,距游戏真正面世还隔着一条取经路的距离,如果此时的大肆捧杀换来的是最后的“棒杀”,显然是诸君都不愿看到的结果。我们到底应该如何期待《黑神话·悟空》,作为玩家应当有自己的思考。

一只化身的金蝉在苍老旁白的娓娓叙述下,带领我们进入黑神话的世界。苍莽山林间影影绰绰的古桥、佛塔、山石、营寨,无不诠释着世界的妖异与破落。

破庙前的狼教头手执火杖口中颂着佛法、变化多端的猴子舞着棍棒扫除一切妖孽、灵虚子的毛发纤毫毕见灵动飘逸、四大天王的法相压迫感十足。

十三分钟的视频,从视觉观感上向玩家传递了足够填充想象力的游戏元素,同时也带来了不少隐忧——这真的是实机器而不是造假影像吗?

在花果山筋斗云和大战天兵的画面出现了明显的掉帧现象,成功打消了我们对实机的质疑,光是在确定是实机演示这件事上,就足够另人振奋了。

通过篇幅不长的视频显示,《黑神话·悟空》不出意外应该是采用章节箱庭式的探索模式,而非万众期待的开放世界。除去画面这一直观视觉元素,《黑神话·悟空》还有许多值得玩味的细节。

首先是剧情,整个演示中出现了三只猴子,开头毛发苍白的年迈僧人、玩家操控的猴以及战胜灵虚子后手执如意棒挡住攻击“大圣”。到底哪只才是“悟空”,从剧情上就为一众看客蒙上了一层悬疑的面纱。笔者在与朋友讨论中,大致总结了两种可能。

一是玩家操控的悟空在取经路上被天庭坑害替换为六耳猕猴,从而走上复仇之路;另一种则是三只猴都不是悟空,而是四大灵猴的另外三只。自嗨想法固然是自嗨,但也侧面反映了玩家群体对宣传视频中剧情的期待。

再就是游戏的动作元素,做为一款ARPG,《黑神话·悟空》的战斗系统至少在演示中是足够惊艳的。游戏首先设计了一套完整的棍术作为普通攻击,招式与招式的衔接相当流畅,没有明显的动作模组之间的顿挫感。

令人眼前一亮的是,游戏展示了一套花式刷棍挡弓箭的特殊操作,观后有种仿佛只能在动画中看到的场景终于被游戏还原了的激动。

除了普通攻击外,视频还为玩家演示了一些法术和技能,例如定身法,铜头铁臂、猿化、吹毛成兵、变化术等,法术释放便捷,可以顺畅衔接战斗节奏,不用像某同题材游戏一样需要打开法术页面释放技能。

仔细观察视频可以发现,在与灵虚子的战斗中,出现了主角使用撑杆躲避灵虚子释放的下身位攻击的画面,这侧面反映出游戏的攻击动作并非只是动画播片而已,模组也会随着动作的变化实时改变碰撞体积,可以看出制作组在动作元素上下了很大的功夫。

但目前看来战斗系统还存在着打击反馈僵硬,敌人AI呆板的问题,相信在日后的制作中会日渐完善。

《黑神话·悟空》实机影像的放出,一举将其推上了风口浪尖,在经历了被质疑抄袭、大厂挖角、宣传片被盗用、女权争议等一系列匪夷所思的风波后,这件事才稍稍降下了热度。

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这些伴随热度产生的质疑之声,侧面反应了我国玩家经历多年单机游戏寒冬后对国内游戏厂商的怀疑和警惕。

但在纷乱繁杂的网络世界中,多少风波是“友商”恶意为之,我们就不得而知了,至少“大厂挖角”、“某页游盗用宣传片”是显而易见的恶臭。而当我们仔细梳理女权一事,发现事情也并非表面那么简单。

首先在视频发出后的8月20日,主创冯骥在微博发布了一条颇有节奏感还带点颜色的感言,被另外一位网友批评“发言低俗”。

而后,一位路人在这位批评的网友微博下留言“说的跟你原来会买一样,3A大作不需要女性玩家。”,这句与制作组无关的发言便被某些不坏好意的网友放大为“游戏科学不需要女性玩家”,此中滋味,各位看官可自行评判。

《黑神话·悟空》尚在襁褓,却遭受了“这个年龄不该承受”的期待。笔者不禁想到千年以前宋代大家王安石创作的《伤仲永》,被天生所含的金钥匙冲昏头脑,而忽视了后期的发展和培养,最终导致天才“泯然众人”,实在是让人惋惜。

目前来看,网上许多人对《黑神话·悟空》抱有许多不切实际的想象,动辄“国产3A,销量千万”、“文化输出,征服西方”。

我们需要弄清的是,这只是游戏科学工作室一个“招聘”性质的宣传片,目前团队人员紧缺的条件下,真正的游戏产出,官方估计还要两到三年的时间。

且不说“3A”本身只是西方游戏大厂的营销噱头,本身在游戏业内并没有一个严格的标准来定义“3A”产品。在游戏保守估计缩水75%的情况下,多年以后《黑神话·悟空》面市是否能与其他厂商大作分庭抗礼,相信玩家自己心里也有杆秤。

在游戏发售前,就为制作组揽下如此豪气冲天的“高帽”,通过一个宣传片对外“文化输出”,是否有些言之尚早,或是会为制作组带来不必要的压力和争议影响游戏开发,我们谁都无法预料。

所以,希望玩家在期待《黑神话·悟空》面市的同时,尽量客观看待这款游戏。让开发者“躲起来,慢慢发育”,等到一鸣惊人之时再表达自己压抑的敬意,才是目前最为妥善之举。